八通网论坛首页
查看: 3677|回复: 0

[通州] 通州的那些传说:话说张家湾的“砖头山”

[复制链接]

479

主题

513

帖子

5

八通币

高中生

Rank: 4

积分
872
注册时间
14-10-8
youke2 发表于 19-5-15 17:15:1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张家湾是运河的老码头。张家湾城东,有个五六丈高,六七亩大小,砖头瓦块堆积而成的高岗。明嘉靖年间筑张家湾城墙时,城内不少民房被拆毁,柁木檩架为筑城所用,剩下的碎砖烂瓦,都运到这里,故此,成为“砖头山”。

  单说砖头山两边有块西瓜地,瓜把式名叫张二。因为他每年卖瓜时,秤杆总是低着头,并且每称一次都要嘟嚷一句:“这就赔本儿了。”所以人送外号“够本儿哭”。这一年,眼看人家种的西瓜长得滚瓜溜圆上了市,可他的瓜却还是青蔓绿叶,生西瓜蛋子。

  一天中午,太阳火辣辣地照在头顶,张二渴得嗓子眼儿冒烟。心想,摘个瓜吃吧。便弯下腰,用四个手指轻轻地拍拍这个,拍拍那个,都是生的。“他妈的,等你们熟了,老本都得赔进去!”他蹲在地上,真要哭了。

  这时候,从大道上走来一个人,肩上搭着褡裢,沿着瓜地边儿,低着头径直向瓜把式张二这边走来。走着走着,忽然站住了,低着头直愣神儿。张二想,这人一定渴了,想吃个蹭儿瓜,别理他。他站起来,刚要回瓜棚乘凉,只听那人叫道:“喂,老哥,买个瓜!”张二吼了一句:“不卖!”转身就走。谁想那人追了过来,死缠住不放,非买不可。张二被缠不过,只好说:“我给你摘一个,生熟不管。”那人说:“我已经看好了一个,只要您说个价儿。”不由分说,拉着张二走到他刚才站着发愣的地方,手一指,“这个要多少钱?”张二低头一看,嘿!是个圆不圆、扁不扁、一点儿也不顺眼的小赖瓜儿。张二明白了:绕了半天,你还是想吃个蹭儿瓜呀!什么人呢!他顺口说道:“行啊,你给一百个‘大子儿’吧,这就赔……”他的“本儿”字还没出口,那人却连声答应:“不贵不贵。’,说着,从褡裢里掏出了一百个“大子儿”。张二接了过来。那人说:“老哥,我三天以后来摘瓜。”张二一听火了,心说:“我在这砖头山种了十几年的西瓜,瓜地买瓜的主儿多了,我还从来没遇上过你这号的。”这张二不愧是久卖瓜的,话来得快:“那到没关系。只是我今天下午要把地边儿的都摘下来,明早赶张家湾集,就怕这瓜被小孩儿……”那人想了想,从褡裢里又掏出一百个“大子儿”,说:“这是付您的看瓜钱,只要这瓜不丢,三天后,瓜地里所有的瓜我全包了。”张二一听,有点儿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他不接钱,只是上下打量那个人。只见他四十多岁,两只大眼炯炯有神。身上的衣服虽有两块补丁,却不显寒酸。张二觉得此人有些来历,眼珠子一转说道:“这钱我不要,我也不是那爱钱的主儿,可有一样,你必须告诉我,你买这个小赖瓜究竟有什么用?”那人并没立即回答,看着张二寻思了好一会儿,然后说道:“我看你是个老实的庄稼人,也该发财。实话告诉你,这张家湾一带,藏有九缸十八窖:九缸珍珠,十八窖元宝。我察看了一下,其中一窖,就在砖头山西边的一座大坟底下,这窖里全是金子。你这一地的瓜所以长得慢,是因为地力都被这一窖财宝夺去了……”张二听得眼都直了,心也怦怦地要从嗓子眼儿蹦出来:“这赖瓜有什么用呢?”“那大坟上有个窟窿,从现在算起,到第三天子夜十二点,摘下这个瓜,放进窟窿里,那坟就会自动裂开。到那天,咱俩一起去,这一窖财宝,一人一半儿。”张二听了喜得眉开眼笑,满口答应。

  那人走后,张二总觉得这事有些神乎其神。他来到砖头山西边的坟圈子,果然看见一座大坟,坟上有一大窟窿,黑洞洞的,深不可测。回到瓜地,再看这个瓜,真新鲜,显得比刚才个儿大了。他这才对那人的话确信不疑。索性从瓜棚把被窝搬来,守着这个瓜睡。说也奇怪,这小赖瓜就像气吹得似的,一天比一天大,到了第三天的晚上,长得足有三十斤重。

  天黑了,张二守着瓜等着那个人。时间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地过去了,那个人还没有来。他看看天,黑茫茫的没有一颗星星。凭经验他知道离子夜还早,于是躺在瓜旁寻思开了:虽说是一窖财宝,可窖有多大,他并没说。万一窖不大,我能分多少!他既能看出砖头山这一窖,剩下的九缸十七窖,也必能看出。再说这赖瓜是我种的,这窖在我的地边,地力全被这一窖财宝夺去了,我这就赔本儿了,哼,不能便宜他……想到这儿,他一轱辘爬起来,把瓜摘下,装进一条大布袋,背着直奔坟地。来到大坟前,他把西瓜朝窟窿里轻轻一放,那瓜咕噜咕噜就滚进去了。只听到“咔嚓”一声,大坟裂开五六尺宽的大口子,从里面射出万道金光,漆黑的夜,霎时亮如白昼。张二探身一看,呵!下边是五尺左右见方的一个窖,装得满是金光闪闪的元宝,刺得他眼花缭乱。他抓起口袋,抬腿就要下去,不料从窖边的一个洞里探出一条碗口粗的大蟒头,张着血盆大口,喷着火,两只眼睛像两盏血红的灯笼,张二“妈呀”一声,昏倒了……

  当天蒙蒙亮时,张二苏醒了,见那过路的人正守护在他的身旁。那人把张二扶着慢慢坐起,叹着气说:“完了,全完了,这西瓜只有到子夜十二点才得满日精月华。那大蟒也只有吞下这熟透了的子夜瓜,才能破了道行,逃命。可你……”他没有再说下去,只是喟然一声,辞别了“够本儿哭”张二。

  据说,这一窖元宝被大蟒转移了,究竟转移到哪儿了,谁也说不准。不过“西到立禅庵,东到砖头山,北到兴国庙,南到海子湾。”老人们说这九缸十八窖,至今没出张家湾附近这个圈儿。

  来源:北运通州搜集人:康德真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免费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联系我们| 广告联系| 手机版|小黑屋|八通网  

GMT+8, 19-5-24 15:47

Powered by Discuz!

© 2004-2014 Bato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